免責聲明: 金色財經作為開放的資訊分享平臺,所提供的所有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金色財經平臺立場無關,且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建議。
APP
中國版App下載 Android & iPhone
金色專欄
  • 專欄申請

流動性挖礦爆發一周年 看看 DeFi 成長如何

一個冷知識:流動性挖礦一詞的發明者、第一個采用者、讓這個概念盛行的推動者,是三個不同的項目。

一年前,去中心化金融(DeFi)開始逐漸受到加密貨幣社區廣泛關注,但是如果沒有「流動性挖礦(Liquidity Mining)和「收益耕種(Yield Farming)概念的影響,DeFi 生態可能不會在這一年的時間內如此快速的發展,也很可能不會有后來的「DeFi Summer」。

回顧這一年取得的成績,DeFi 生態的發展速度超乎想象,隨便舉例幾個數據都能發現是以百倍計的,比如,借貸資金量提升了 170 倍,交易用戶數增加了 140 倍,鎖定在 DeFi 的智能合約中的資產總量增長了 140 倍,等等。

雖然「流動性挖礦」一詞既不是 Compound 他們發明的,也不是他們最早采用的機制,但是 ?Compound 卻是這件事最重要的推動者。網絡中可以搜索到的關于流動性挖礦的信息幾乎也都是在 Compound 推出「借貸即挖礦」之后,從這個時間點來看,離現在剛好一年的時間。

自此之后,流動性挖礦變成為了 DeFi 協議上線初期最值得使用的機制,甚至成為了一套標準「模板」,很多項目都會基于這套模板再加上自身的特性微調。

而參與「流動性挖礦」的用戶分為了兩大類:

  • 一類是「挖賣提」的大鯨魚或機槍池,直接將獲得的代幣獎勵賣出變現;

  • 另一類是期待通過這類方式參與一級市場代幣分發的用戶,可以通過這套機制與項目共同成長。

反面的觀點則認為,這套機制帶來的「套娃」風險(比如協議之間互相組合挖礦)可能會增加整個 DeFi 生態的系統風險,而分發的方式如果沒有經過精確設計也可能會過早透支協議的成長性。就像 Uniswap 在嘗試過幾次流動性挖礦活動之后就停止了,直到 V3 版本發布后還未開展新的活動,或許也是在設計更合理的方案。

無論如何,這套機制還是很好的調動了加密貨幣社區和用戶參與 DeFi 協議的積極性,而且已經成為了所有新項目必不可少的一環了。

在流動性挖礦盛行一周年之際,我們希望從數據上回顧 DeFi 生態在這一年之間到底取得了哪些成績,又造成了哪些影響——必須指出,DeFi 的興起并完全由「流動性挖礦」這一個因素導致,但這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流動性挖礦這個詞是誰發明的?

探尋流動性挖礦(Liquidity Mining)一詞最早的出處,可查的來源是開源自動化交易工具 Hummingbot。大家在 2020 年 6 月時開始使用這個詞匯,而 Hummingbot 團隊要比這早半年多的時間。

Hummingbot 是一個偏向于專業用戶的工具,所以普通用戶可能并不知道。

該團隊最早曾于 2019 年 11 月 1 日在博客中宣布「推出流動性挖礦功能」,后來在 12 月的 0.20.0 版本中開始加入相關的功能,又于 2020 年 2 月的 0.23.0 版本中開放了 Beta 測試,初期支持的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分別是幣安和 0x Mesh 等。

在 Hummingbot 最早的定義中,「流動性挖礦」特指為交易所提供流動性,后來 DeFi 行業進一步泛化了這個詞的概念,可以使用在借貸或者其他金融應用中,因為這些服務也需要有一方提供流動性。而后來又逐漸演化出又一個新名詞:「收益耕種(Yield Farming)

Hummingbot 對于「流動性挖礦」的定義非常精準和完整,這里可以欣賞一下他們的解釋:

「我們把這件事稱為『流動性挖礦』是因為它的概念很類似于 PoW 的挖礦。相比較使用礦機和電力,流動性挖礦利用計算資源和代幣庫存以運行 Hummingbot 的做市客戶端。通過與其他參與者競爭以獲得經濟激勵,他們的共同努力可以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為特定的代幣和交易所提供流動性。作為回報,他們會根據算法定義的模型,得到與他們工作相稱的補償。」

Hummingbot?團隊還同步發布了名為「流動性挖礦」的白皮書(https://hummingbot.io/liquidity-mining-whitepaper),其中還有更多具體的細節,該版本白皮書的完成日期為 2019 年 10 月 30 日。

最早采用流動性的 DeFi 項目是哪個?

最早采用流動性挖礦機制的 DeFi 協議可能是合成資產協議?Synthetix,他們最早于 2020 年 2 月推出了流動性激勵活動,比后來 2020 年 6 月開啟的 DeFi 熱潮早了近 4 個月的時間。

參考閱讀:

《New Uniswap sETH LP reward system》

https://blog.synthetix.io/new-uniswap-seth-lp-reward-system/

Synthetix 當時還未使用「流動性挖礦」這樣的詞,而是稱之為「LP 獎勵系統」,其中 LP 是流動性提供者的縮寫,后來他們還使用了「流動性激勵試驗」之類的說法來描述流動性挖礦活動。

從機制上來說,Synthetix 推出的激勵活動和后來的流動性挖礦類似,第一次活動是為那些在 Uniswap 上提供合成資產流動性的用戶進行獎勵,首個支持的交易對是 sETH/ETH。

當然,要獲得獎勵的完整鏈路還是挺長的:用戶首先需要抵押SNX 換得 sUSD,再交易為 sETH 后,還需要配上相同數量的 ETH 在 Uniswap 提供流動性并獲得「LP 代幣」,最后將 LP 代幣質押在 Synthetix 的智能合約內,后續就可以領取 SNX 作為獎勵了。

流動性挖礦熱潮是誰點燃的?

雖然早期的流動性挖礦更多的是和交易相關的場景,但是推動了流動性挖礦繁榮的其實要歸功于去中心化借貸協議 Compound

Compound 在 2020 年 6 月期間正式推出了治理代幣 COMP 的分發方式,首次大規模的讓其他 DeFi 協議認識到可以通過協議自己的治理代幣,促進協議的流動性增長。

其機制也相對比較簡單,用戶只要常規地使用 Compound 的借貸協議,就可以根據借貸的資金量,分配到一定數量的治理代幣 COMP。當然,這個機制后來也經過了多次調整。

歸功于 Compound 本身就是 DeFi 協議中規模較大且具有一定影響力的項目,而且之前一直都沒有公開其原生代幣的規劃,所以當社區得知 Compound 推出「沒有實際價值的治理代幣」后,大家都在瘋狂的討論和研究。

當時 Compound 和社區并沒有把他們的這個機制稱為「流動性挖礦」,但這的確促使了后來其他項目使用「流動性挖礦」機制。如果在鏈聞上搜索「流動性挖礦」一詞,會發現這個詞出現的時間點就在 Compound 公開他們的代幣分發機制前后,這應該不是巧合。

綜合各方面的原因,Compound 的這一事件就非常具有里程碑意義,也就導致了后來幾個月的 DeFi 熱潮,海外社區還稱之為「DeFi Summer(DeFi 的夏天)

流動性挖礦和 FCoin 的「交易挖礦」一樣嗎?

記得在流動性挖礦概念推出后的不久,中國國內社區有非常多的聲音認為這其實和 FCoin 在 2018 年推出的「交易挖礦」如出一轍,甚至還有人認為,推出「交易挖礦」的 FCoin 才是「流動性挖礦」的鼻祖。

其實這兩個概念最核心的區別還是很明顯的。基于交易數據透明化的區塊鏈實現的「流動性挖礦」能確保整個流程是可審計可溯源的,而 FCoin 沒能支撐下去的很大原因則是其混亂的中心化管理托管的資產狀態也不夠透明

更重要的是,雖說上述的三個項目(Hummingbot、Synthetix 和 Compound)所采用的機制最終都稱為「流動性挖礦」,但是本質上是不太一樣的機制,其中 Hummingbot 這個方案類似于 FCoin 的交易挖礦。

數據說話:DeFi 這一年

總鎖倉量(TVL):140 倍

總鎖倉量(TVL)是一個評估 DeFi 生態中流動性和容量的核心指標,也就是大家把多少真金白銀的資產投入在 DeFi 智能合約中,用來為整個系統增加規模。

參考 DeBank 的數據,以 2020 年 6 月 1 日計,當時所有 DeFi 的總鎖倉量為 9.4 億美元,而最高峰是 2021 年 5 月 11 日,當時總鎖倉量為 1314 億美元,一年之內增長接近 140 倍。

借款總量:170 倍

DeFi 中有一類協議專門提供超額抵押的借貸服務,其總借款量可以體現這類協議的抵押和借貸規模。

以 2020 年 6 月 1 日計,當時所有 DeFi 的借款總量為 1.5 億美元,而最高峰是 2021 年 5 月 9 日,當時的借款總量為 267 億美元,一年之內增長超過 170 倍。

交易用戶數:140 倍

交易協議也是 DeFi 生態中最重要的設施,所以使用交易協議的用戶數量(以獨立地址計算)可以體現整個 DeFi 生態的用戶規模。

以 2020 年 6 月 1 日計,當日所有 DeFi 的交易協議的用戶數為 6200 多人,而最高峰是 2021 年 5 月 11 日,當日的交易用戶數為 85 萬人,一年之內增長接近 140 倍。

交易量:1000 倍

對于交易協議來說,交易量也是一個非常直觀的標準。特別是自今年幣安智能鏈(BSC)上線后,其網絡內的交易協議的交易量又有非常夸張的增長。

以 2020 年 5 月 31 日計,當日所有協議的交易量為 2230 萬美元,而最高峰是 2021 年 5 月 29 日,當日的交易量為 230 億美元,一年內增長超過 1000 倍。

Gas Price:最高 18 倍

其實在 DeFi Summer 之前,標志著以太坊網絡價格的 Gas Price 已經有了很顯著的增長,從個位數的 GWei 水平增長到了幾十 GWei 的水平了。但是在流動性挖礦啟動后,Gas Price 還在快速增長,直到最近才有下降的趨勢。

參考 Blockchair 的數據,以 2020 年 6 月 1 日計,當日 Gas Price 中位數為 30 GWei,而最高峰是 2020 年 9 月 17 日,當日平均 Gas 為 544 GWei,3 個月時間增長 18 倍。

有意思的是,2020 年 9 月 17 日當天為 Uniswap 宣布發行治理代幣,并進行空投,所以當日有大量領取 UNI 空投代幣的鏈上交易產生。

區塊容量:提升三次,累計增加 50%

與比特幣不同的是,以太坊的區塊容量可以根據礦工投票進行調整,所以隨著物理的網絡、計算、存儲資源的提升,礦工之間可以選擇不斷提升以太坊網絡的容量和吞吐量的。

在 2020 年 6 月之前,以太坊每個區塊的容量(Gas Limit)為 1000 萬 GWei,6 至 7 月時便提升至了 1200 萬 GWei,7 月底再次提升至 1250 萬 GWei。

直到今年 4 月,區塊容量再次提升至 1500 萬 GWei,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 50%。

穩定幣發行量:10 倍

穩定幣的需求量增長也非常顯著,從去年 6 月 1 日的 73 億美元穩定幣發行量,增長至如今的 705 億美元,一年時間增長了接近 10 倍。

BTC 跨鏈幣發行量:48 倍

隨著 DeFi 的發展,以太坊網絡對于 BTC 的需求增長很快,畢竟這也是一個原生加密資產,而且具有非常大的用戶基數和市值。

BTC 錨定幣的發行量從去年 6 月 1 日的 5200 個 BTC,增長至如今的 25 萬個 BTC,一年時間增長了 48 倍。

預言機調用次數:500 倍

預言機在 DeFi 快速發展之前并未獲得大規模的應用,但是自去年 DeFi Summer 之后,預言機的需求也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 2020 年 6 月 1 日計,當日預言機調用的次數為 72 次,而最高峰是 2020 年 12 月 18 日,當日預言機調用的次數接近 4 萬次,半年時間增長超過 500 倍。

DeFi 將如何繼續增長?

最近我們看到了加密貨幣市場的頹勢,一個最明顯的指標就是 Gas Price 在下降,其他數據也有各種程度的下降.這是不是意味著以太坊的 DeFi 生態碰到了天花板呢?

其實從數據來看,現在的 DeFi 生態還是一個小嬰兒的狀態,雖說以太坊的 TVL 現在已經跌至了 560 億美元的規模,但更多的資產還沒進入 DeFi 生態

做個簡單的計算,如果將:「以太坊的市值+以太坊鏈上穩定幣和 BTC 的市值+以太坊鏈上市值最大的 5 個項目(UNI、LINK、MATIC、AMP、AAVE)的市值」,這個規模約為 4000 億美元。這樣看來,560 億美元也就占 4000 億美元的 14% 而已,這其中甚至還沒包括以太坊鏈上數以千計的長尾代幣。

除了資產規模之外,目前的以太坊受限于吞吐量的限制,很多交易類的應用也因為「太貴了」和「太慢了」,遇到了增長的瓶頸。雖說這一年內區塊容量增加了 50% 的,但離便宜好用,還差很多距離。

幸好,近期終于有各種新一代的 Layer2 (二層網絡)協議已經或即將上,這也會成為 DeFi 下一步增長的核心基礎。在新的基礎設施下,會誕生一些相比「流動性挖礦」更有意思的機制,值得拭目以待。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jinse.com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勵
了解更多區塊鏈一線報道,與作者、讀者更深入探討、交流,歡迎添加小助手微信:jinsecaijing666, 進入[金色財經讀者交流群]。
發表評論
0/140
發布評論
評論
文章作者: / 責任編輯: 我要糾錯

聲明:本文由入駐金色財經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絕不代表金色財經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提示: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本資訊不作為投資理財建議。

金色財經 > 區塊鏈 > 流動性挖礦爆發一周年 看看 DeFi 成長如何
乐体育